香道网,xiangdao.net

中国香文化门户网站,香道网,www.xiangdao.net

首页

  • 香道网www.xiangdao.net,国际顶级域名,中国香道文化门户网站,欢迎合作,共创未来!传承香道文化,走进百姓人家!

海南省沉香产业协会会长----官茂有

来源:淡无盐 编辑:香道网小编

香官传奇
——记海南省沉香产业协会会长官茂有
中等身材,年过半百的他,不论与达官贵人还是和草根农民在一起,他总是一付从里而外都笑容可掬的样子。
中国热作两院聘他为客座教授,香料研究方面的世界级科学家们反复向他请教或探讨沉香方面的课题,《中国人民共和国药典》因为他的坚持而被改写,可他却谦称自己乃一介香农,只不过敢把自己的经验说出来,对自己的观点敢于坚持而已。
中东、日本、韩国和港澳台等海外皇室贵胄、香道会大企业家、国际风云人物因为对沉香的追逐对他趋之若鹜,纷纷表示,只要他愿意,可以在国外为他盖宫殿别墅,可以聘请他为皇室终身顾问,可他铿锵地说,我的一切都是因为中国的沉香得来的,我理应把自己的后半生贡献给中国的沉香事业,让沉香这个产业为中国的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这位神秘而传奇的人物叫官茂有,是海南省沉香产业协会会长,在中国沉香界,被尊称为粤西“沉香之父”。

官茂有先生

官茂有出生于沉香采集世家,世代与沉香打交道;他七、八岁随父辈进山采集沉香;二十多岁曾因下海经营沉香而深陷囹圄;三十多岁带动成千上万人种植沉香致富;四十多岁改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五十五岁.被中国热作两院聘为沉香研究所技术顾问、教授、主任 …
官茂有出身贫寒,但他有坚忍不拔的毅力,学而不倦的精神,富而思源的情怀。他二年级才入学堂,五年级又因家贫失学在家放牛;十二岁前没穿过像样的裤子!可就是这样一位农家苦孩子,日后竞成为享誉中外沉香界的权威名人、资深专家…
每每被人提起、被人称赞,他总是谦逊地说: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一个农民头!”
在中国首届文笔峰会上,当各位嘉宾在台上高谈阔论时,官茂有总是在静静地聆听;当有的嘉宾偶尔也谈及海南沉香和中国的沉香产业时,官茂有的眼睛总是格外闪亮,他一边听着,一边陶醉于他传奇而精彩的沉香世界……
从沉香世家走出的风云人物
电白山区人对开垦种植与家禽饲养,似乎与生俱来就有天赋,如种采沉香、饲养龟类及制造木料家具等。这方面犹以观珠镇最突出。
在自然灾害造成大饥荒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官茂有出生于观珠大水坡村,世世代代靠山吃山的村民,很早就对沉香有所认识,只知沉香是好东西,初始仅限于治心腹痛、霍乱中恶、邪鬼瘴气,味香醒神,却未能升华更高层次的药用价值及经济价值。官家从爷爷那代起就已有采集沉香的传统,由于家境贫寒,只能靠此维持生计。官茂有八岁就开始跟随父辈上山采集野生沉香。成年后,赶上“四人帮”垮台,公社成立副业队,年富力强、有经验的他经公社推荐成为小头目,带领手下踏遍深山找沉香,并奔赴其它省市去采集及加工沉香,再返销县药材公司收购站。由于人们的无序采集及狂伐滥砍,野生沉香愈来愈少,产量下降、价值上升,让真正好的沉香价格高达5万元一克!
由于官茂有勤奋好学,又有”打烂沙煲问到底”的韧劲,年纪轻轻的他不仅具有鉴别沉香真伪、品种分类、药用功能的才华.更于80年代初就较早从沉香的药用价值提到经济价渣的认识高度.并开始小规模种植。经过他多年的深入研究以及不断的探索,,官茂有于1998年6月被茂名市评为“沉香鉴别与加工工程师”2000年8月,官茂有又被茂名市评为经济师:次年,他被邀参加在香港举行的“世界大城市医团体能力建设首脑会议及医药论坛”.有幸与世界各国的医学专家、医药团体首脑.政府有关机构权威人士同堂论剑,如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国家卫生部医药管理司长贺兴东等官员;同年7月30日的《中华医药报》,发表他的研究心得《中国沉香的特色》,该文发表后备受行内外专家学者的好评:国家中医管理局科技教育司来函,充分肯定他总结“中国沉香”的观点,认为值得认真研究。
2004年,官茂有在老家观珠注册开办了‘电白县茄楠沉香苗种植开发场”,同时又在茂名市金塘开办种植基地。他编写的《种植茄楠沉香可行性报告》,向世人大力推广科学种植茄楠沉香的经釜,并主动组织学习班教乡亲们科学种植、有效结香及科学集沉香技术,让沉香种植业在电白山区得到较好发展,也让父老乡亲们尝到种植沉香发财致富的甜头。官茂有因此获得2004年电白县“爱心先进个人”光荣称号;次年,他被选为茂名市私营企商会理事;2006年当选为电白县工商业联合会常务委员;还是电白县政协党群工作组副组长、第二届政协“十大风云委员”候选人;是国家中科“两院”外聘技术顾问、教授、主任。
从艰难困苦中闯出的“沉香之父”
官茂有1987年就悄然种植沉香树,又是最早不事声张与港澳商人接触经营沉香。到了今时今日,世界各地特别是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及中东地区沉香商人都知道“中国有个官茂有”——因为那些国家的民众“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香”,对沉香的使用最多,对他早已久仰大名,与其交流交易及种植技术指导也多:中东国家的沉香界对他更顶礼膜拜,视他为沉香行家官茂有与沉香结下不解之缘沉香的‘酋长”尽管东盟部分国家也有沉香,但最号的沉香还是出自中国的南方,尤其是海南岛。
就是这么个颇受异国沉香专家、爱好者、商人欢迎的沉香行家里手.却在当年的流通贸易市场浅水翻大船!—是被日本商贩出损招告上衙门;二是遭河南鲁山工商部门查扣,被关押30天…..
先说他为何吃日本人的官司。
东瀛一医药贩已先后两次顺利向官茂有订购沉香:第三次交易时与以往同样质地的好沉香,对方却说质量有问题而拒收货坚决要退回订货款五万元:按生意惯例,对方订了货而无理终止,而供货方没过错则不用退订款:双方首次在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打官司时,官菱有赢了。对方不知是资金链还是在销售上出了问题.不甘罢休,搬出日本驻广州领事馆领事出面干涉!起诉到广州中级法院。其时,广州方面已暗示‘如果你来广州应诉,你可能赢,如果你不出庭,,就一定输!”吃软不吃硬的官茂有当即表态:“这么泾渭分明的官司,已被法院裁决我赢的案子,到了广州就败了?就算判我输了也不上广州!”他的赌气也真的赌败了,但在退订金的问题上,他以柔克刚说:”官司判我输,我一百个不服。订金我也可以退,但我有个要求希望把这订金捐给红十字会用于汶川赈灾。”对方也表示同意一件弄得沸沸扬扬的负面事件;转眼间变成件正面支持慈善的新闻。原先日商拒要的那批香香后来反而卖得更高的价钱:这两个结果都是官茂有始料未及的。